巴西战舞的奥运梦

融舞蹈、音乐和搏击于一身的巴西战舞,是这个多元文化国家向世界呈现的一件礼物。不过,四方来客能否借里约奥运会之机一睹其风采,仍是悬而未决的难题。

“有人认为是你选择了卡波耶拉(Capoeira,又译巴西战舞),但我觉得是卡波耶拉选择了我。我曾经将大把时间用于放浪形骸,但自从邂逅了卡波耶拉,我变了。”约瑟里奥·利马·德奥利韦拉(JoselioLimadeOliveira)说。

德奥利韦拉来自巴西非政府组织“为和平而战”,后者的宗旨之一是将该国的传统武术发扬光大,以帮助贫民窟中的年轻人。在该组织位于里约热内卢的总部大厅里,一堂培训课刚刚结束,年轻的学员们兴致勃勃地研习了这门将舞蹈、音乐和搏击融合在一起的锻炼形式,沉醉其中。“我愿将一切献给卡波耶拉!”身为教练的德奥利韦拉叹道。

卡波耶拉源自非洲,传入殖民地时代的巴西后,成为奴隶们秘密修炼的防身术。如今,这项运动被视作巴西的“国技”,并成为非裔巴西人社区的象征。

德奥利韦拉的徒弟基尼尔森·约瑟·杜纳西门托(GenilsonJosedoNascimento)今年18岁。“如果卡波耶拉进入奥运会,那就太酷了——不仅传播给外国人,也可以传播给巴西人。”他双眼发光,用里约人特有的口吻道,“很多人仍然不清楚这项运动何等伟大。”

并非所有舞者都持相似立场,他们的看法因修炼套路——分为“本地派”和“安哥拉派”——不同而有异。简而言之,本地派卡波耶拉更接近搏击,这一派修炼者尤其渴望进军奥运会;更传统一些的修炼者则重视这项运动的纯粹性,对其是否走向国际兴趣不大。

切里奥·路易斯·德保拉·戈梅斯(CelioLuisdePaulaGomes)是里约的一位教师。在他看来,卡波耶拉涵盖音乐和诵唱,而且通常不宣布比赛胜负,故文化色彩比竞技成分浓厚。“普通的体育运动有裁判,有胜者和败者。但这些都不是卡波耶拉所必须的。”他解释道。

卡波耶拉要想被奥运会接纳,面临的挑战着实不少,其中包括在巴西国内赢得尊重。

这个过程并非朝夕之功。据历史学家描述,巴西1888年废除奴隶制之前,卡波耶拉时常被奴隶用于抵抗政府。由此,该项运动一度被明令禁止,违规修炼者可获刑半年。

而今,巴西旅游业愈发频繁地利用卡波耶拉作为宣传工具,但很多民间舞者的生活算不上光鲜——尤其是在一个依然存在广泛的种族和社会不平等的国家中。巴西政府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国非洲裔居民的收入仅为白种人收入的59%。去年,另一份来自的文件指出,巴西15至29岁的谋杀案受害者中,77%是黑人。

“卡波耶拉是巴西历史的一部分,”戈梅斯说,“它还是非裔巴西人身份的一部分。它给予我们力量,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非洲之根。可惜,社会主流始终不重视卡波耶拉。我有几个朋友曾在纽约教卡波耶拉,挣钱不少。他们回国后,却不得不为生计转行,做洗车工。”

尽管爱好者迫切希望借助奥运会这样的大平台提升这项运动的国际形象,但目前还没有谁提出正式申请——要获得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卡波耶拉需要一个符合《奥林匹克章程》和《世界反条例》的国际联合会作为管理机构。“而迄今为止,尚未有任何卡波耶拉组织申请成为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际联合会。”国际奥委会的一位发言人如是说。

不过,好兆头已经出现。去年10月,为非裔社区服务的非营利机构“种族宣传研究所”(IARA)向巴西总统罗塞夫、里约热内卢州总督及里约市长提出请愿,称行政当局有责任推动平权政策,以保证本届奥运会的种族多样性。实际上,该组织的核心诉求之一,就是“卡波耶拉应被列入奥运会项目”,藉此保证非洲裔和土著巴西人的充分参与。

小温贝托·阿达米·桑托斯(HumbertoAdamiSantos,Jr.)是支持这项请愿的律师之一。他在接受采访时称:“卡波耶拉被公认为一项文化遗产。然而,之前的里约世界杯上,我们看不到它……没有卡波耶拉,甚至没有桑巴,看台上鲜见非裔居民。”他的诉求并未得到巴西最高法院支持,后者认为,行政当局无权指定将某项运动列入奥运会。

如此一来,卡波耶拉的拥趸们所能做的似乎只剩下等待,期盼时来运转。与大多数舞者一样,约瑟里奥·利马觉得这是一种羞辱。“我承认,大多数人对卡波耶拉是无知的,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无知’并不仅仅存在于那些完全不了解这项运动的人心中。”他说。

融舞蹈、音乐和搏击于一身的巴西战舞,是这个多元文化国家向世界呈现的一件礼物。不过,四方来客能否借里约奥运会之机一睹其风采,仍是悬而未决的难题。

“有人认为是你选择了卡波耶拉(Capoeira,又译巴西战舞),但我觉得是卡波耶拉选择了我。我曾经将大把时间用于放浪形骸,但自从邂逅了卡波耶拉,我变了。”约瑟里奥·利马·德奥利韦拉(JoselioLimadeOliveira)说。

德奥利韦拉来自巴西非政府组织“为和平而战”,后者的宗旨之一是将该国的传统武术发扬光大,以帮助贫民窟中的年轻人。在该组织位于里约热内卢的总部大厅里,一堂培训课刚刚结束,年轻的学员们兴致勃勃地研习了这门将舞蹈、音乐和搏击融合在一起的锻炼形式,沉醉其中。“我愿将一切献给卡波耶拉!”身为教练的德奥利韦拉叹道。

卡波耶拉源自非洲,传入殖民地时代的巴西后,成为奴隶们秘密修炼的防身术。如今,这项运动被视作巴西的“国技”,并成为非裔巴西人社区的象征。

德奥利韦拉的徒弟基尼尔森·约瑟·杜纳西门托(GenilsonJosedoNascimento)今年18岁。“如果卡波耶拉进入奥运会,那就太酷了——不仅传播给外国人,也可以传播给巴西人。”他双眼发光,用里约人特有的口吻道,“很多人仍然不清楚这项运动何等伟大。”

并非所有舞者都持相似立场,他们的看法因修炼套路——分为“本地派”和“安哥拉派”——不同而有异。简而言之,本地派卡波耶拉更接近搏击,这一派修炼者尤其渴望进军奥运会;更传统一些的修炼者则重视这项运动的纯粹性,对其是否走向国际兴趣不大。

切里奥·路易斯·德保拉·戈梅斯(CelioLuisdePaulaGomes)是里约的一位教师。在他看来,卡波耶拉涵盖音乐和诵唱,而且通常不宣布比赛胜负,故文化色彩比竞技成分浓厚。“普通的体育运动有裁判,有胜者和败者。但这些都不是卡波耶拉所必须的。”他解释道。

卡波耶拉要想被奥运会接纳,面临的挑战着实不少,其中包括在巴西国内赢得尊重。

这个过程并非朝夕之功。据历史学家描述,巴西1888年废除奴隶制之前,卡波耶拉时常被奴隶用于抵抗政府。由此,该项运动一度被明令禁止,违规修炼者可获刑半年。

而今,巴西旅游业愈发频繁地利用卡波耶拉作为宣传工具,但很多民间舞者的生活算不上光鲜——尤其是在一个依然存在广泛的种族和社会不平等的国家中。巴西政府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国非洲裔居民的收入仅为白种人收入的59%。去年,另一份来自的文件指出,巴西15至29岁的谋杀案受害者中,77%是黑人。

“卡波耶拉是巴西历史的一部分,”戈梅斯说,“它还是非裔巴西人身份的一部分。它给予我们力量,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非洲之根。可惜,社会主流始终不重视卡波耶拉。我有几个朋友曾在纽约教卡波耶拉,挣钱不少。他们回国后,却不得不为生计转行,做洗车工。”

尽管爱好者迫切希望借助奥运会这样的大平台提升这项运动的国际形象,但目前还没有谁提出正式申请——要获得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卡波耶拉需要一个符合《奥林匹克章程》和《世界反条例》的国际联合会作为管理机构。“而迄今为止,尚未有任何卡波耶拉组织申请成为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际联合会。”国际奥委会的一位发言人如是说。

不过,好兆头已经出现。去年10月,为非裔社区服务的非营利机构“种族宣传研究所”(IARA)向巴西总统罗塞夫、里约热内卢州总督及里约市长提出请愿,称行政当局有责任推动平权政策,以保证本届奥运会的种族多样性。实际上,该组织的核心诉求之一,就是“卡波耶拉应被列入奥运会项目”,藉此保证非洲裔和土著巴西人的充分参与。

小温贝托·阿达米·桑托斯(HumbertoAdamiSantos,Jr.)是支持这项请愿的律师之一。他在接受采访时称:“卡波耶拉被公认为一项文化遗产。然而,之前的里约世界杯上,我们看不到它……没有卡波耶拉,甚至没有桑巴,看台上鲜见非裔居民。”他的诉求并未得到巴西最高法院支持,后者认为,行政当局无权指定将某项运动列入奥运会。

如此一来,卡波耶拉的拥趸们所能做的似乎只剩下等待,期盼时来运转。与大多数舞者一样,约瑟里奥·利马觉得这是一种羞辱。“我承认,大多数人对卡波耶拉是无知的,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无知’并不仅仅存在于那些完全不了解这项运动的人心中。”他说。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