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大毒枭落网但这片土地上的禁毒斗争不会停止

当地时间23日,哥伦比亚大毒枭代罗·安东尼奥·乌苏加被捕。哥伦比亚政府出动武装力量和直升机,突破8层防线,终于在丛林中将他活捉。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恐惧的毒贩”,面临的罪名指控包括走私毒品、勒索、谋杀,美国曾为他开出500万美元的赏金。面对抓捕他的部队,50岁的乌苏加终于低下了头:“你们打败了我。”哥伦比亚总统杜克说,这是本世纪对哥伦比亚贩毒势力的最大打击。

为了抓捕乌苏加,哥伦比亚政府出动了500名特种兵和22架直升机,深入乌苏加藏身的丛林,哥伦比议案总统杜克形容这是“哥伦比亚军事史上最大规模的深入丛林行动”,还有一名警员在行动中殉职。

视频中,当乌苏加戴着手铐被带出时,你可能很难将这个身穿黑衣、身材发福的男人,与“世界上最令人恐惧的毒贩”挂上钩。这个形容词出自杜克之口,他宣布“这是哥伦比亚本世纪对毒品团伙最沉重的一次打击。”

乌苏加到底有多让人闻风丧胆?英国《卫报》说,乌苏加的团伙有1000多名武装人员,在哥伦比亚32个省中的10个省进行犯罪活动。出了哥伦比亚,他的贩毒集团遍布全世界,阿根廷、巴西、洪都拉斯、秘鲁和西班牙都抓到过他的团伙成员。2003年至2014年间,乌苏加团伙将73吨可卡因偷运到美国,美国缉毒局2009年曾悬赏500万美元,呼吁知情者提供线索捉拿乌苏加。他常年名列哥伦比亚政府和美国政府头号通缉犯名单,哥伦比亚政府也悬赏30亿比索(约合500万元人民币)捉拿他。别名“奥托涅尔”的乌苏加,有人、有枪、有毒品,早就成为哥伦比亚和美国的“心腹大患”。

20世纪80、90年代,哥伦比亚活跃着一些游击队组织,乌苏加在十几岁时就入了一支名为哥伦比亚“人民”(EPL)的游击队组织,不过他19岁时这个组织就解散了。一些游击队组织后来慢慢演变成军事组织,更多依靠贩毒、绑架勒索等“生意”弥补收入的不足。乌苏加和兄弟胡安·德迪欧斯·乌苏加(别名“乔瓦尼”)不久后加入了另一个武装组织,后来这个组织加入哥伦比亚右翼军事组织“联合自卫军”(AUC),乌苏加就在AUC内部的“财政官”丹尼尔·伦东·埃雷拉手下工作,负责洗钱和处理勒索来的款项。丹尼尔·伦东·埃雷拉别名“堂·马里奥”,也是一名毒枭,2009年4月被哥伦比亚警方逮捕。

2005年,AUC与哥伦比亚政府达成协议并解散,乌苏加却拒绝缴械投降,过了没多久,他和“堂·马里奥”重聚,共同组建了“海湾帮”,开始在哥伦比亚北部乌拉巴湾地区从事毒品生意,跨过丛林偷运毒品,并将其运往美国。2009年“堂·马里奥”被捕后,乌苏加和“乔瓦尼”控制了“海湾帮”,也是在这对兄弟手里,这个团伙通过暴力和交易在哥伦比亚四处发展,最终成了这个国家势力最大的贩毒组织。

2012年1月,“乔瓦尼”在哥伦比亚政府的清剿行动中被击毙,乌苏加成了“海湾帮”的最大头目。他有一个核心领导小组,成员主要来自EPL和AUC。在乌苏加的领导下,“海湾帮”继续扩张,要么吸纳吞并其他组织,要么对其他组织进行剿灭,最猖獗时有3000多名成员,涉嫌勒索、非法采矿和谋杀等罪行。路透社报道称,该组织至今仍有1200多名成员。

2016年起,哥伦比亚政府展开“阿伽门农行动”,派出1000名警力追缴乌苏加贩毒集团。乌苏加变换身份和藏身处,试图躲避追捕,甚至还在2017年发了一个“求和”视频,但最终没有协调成功,他也没有投降。

今年3月,哥伦比亚警方与美国缉毒局展开联合行动,以涉嫌贩毒和洗钱逮捕了乌苏加的妹妹尼尼·约翰娜·乌苏加,并将她引渡至美国。警方的重拳出击,加上亲人被捕,给乌苏加带来打击,近年来他对“海湾帮”的掌控逐渐被削弱。

乌苏加被捕后,哥伦比亚媒体爆料了他最后几个月的“自由时光”:藏身在哥伦比亚西北部安蒂奥基亚省遍布水道的丛林山区,没法用电话,有时露营,有时住房子,据说他的藏身之处有8层警戒保护。

乌苏加可能将被引渡到美国受审,被控多项罪名,包括向美国贩毒、谋官、征召未成年人从事非法活动、性侵未成年人等。美国纽约曼哈顿一家联邦法庭2009年指控他贩毒和支持一个美国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右翼准军事组织,之后又有两家美国法庭指控他贩毒。

然而,乌苏加被捕只是哥伦比亚在打击毒品犯罪和暴力活动进程中取得的一次成功,无法消弭这个国家乃至南美洲严峻的贩毒问题。哥伦比亚、巴西、墨西哥等国都有很多毒枭,近年来也不断有毒枭落网的新闻。比如,2016年被捕、最终在美国被判处终身监禁的墨西哥大毒枭古斯曼,还有臭名昭著、其经历被拍成网剧的哥伦比亚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他们不但掌控贩毒集团,手下还有军事集团,无所不能,即使被捕也能数次越狱。

哥伦比亚总统杜克宣称,乌苏加被捕的意义堪比1993年大毒枭埃斯科瓦尔被击毙。当初埃斯科瓦尔生产可卡因并向美国走私,极盛时期垄断了向美国走私可卡因总量的80%,还凭借300亿美元的身家登上了1989年《福布斯》富豪榜第七名。被美国逮捕后,他曾越狱逃脱,直到1993年,44岁的埃斯科瓦尔才在一次行动中被警方击毙。

夸张的是,埃斯科瓦尔在哥伦比亚的影响至今仍然存在。不久前有报道称,他当初从别国“进口”的4只河马,多年来在哥伦比亚疯狂繁衍到了80至120只,不但严重破坏了生物多样性,还影响到当地民众的安危,哥伦比亚政府正考虑对这些“可卡因河马”进行扑杀或绝育。

哥伦比亚为何毒枭频出?拉美地区在历史上就是可卡因的提炼原料可卡叶的生产地,这里又存在大量贫困人口,毒品交易带来的巨大经济诱惑,足以让一些人走上种毒和贩毒之路。北方的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国,有需求就会有供给,有报道称,从哥伦比亚买下1000克可卡因只需2000美元,一旦卖到美国,就能卖到10万美元,比黄金还贵。在这样的暴利面前,贩毒集团敢于践踏法律,犯下任何罪行。

同时,哥伦比亚长期存在武装,武装力量一度控制过全国40%的国土。在《拉丁美洲的政治与发展》一书中,作者写道,有三种类型的非法武装人员影响着哥伦比亚:游击队、毒贩和准军事团体。尽管他们目标不同,但所有团体都使用暴力,资金至少部分来自贩毒活动。2016年哥伦比亚政府才与该国最大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哥武)达成和平协议,次年哥武正式解除武装,但至今仍有残余分支对哥伦比亚安全造成威胁,毒品犯罪自然也不会停止。尽管乌苏加已落网,但禁毒斗争仍将是哥伦比亚等南美洲国家以及美国面临的难题。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