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随笔|影像中的魔幻瞬间

哥伦比亚这个国度,对于我来说不仅神秘,而且带有某种魔幻色彩。这一切都来自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和他的《百年孤独》。想一想飓风刮走马贡多小镇、雷梅苔丝随床单飞天、天降黄花雨……这一切是多么神奇和匪夷所思!

奇妙的事总是相伴而生,这次哥伦比亚之行,竟然与作家代表团共同出访,并且其中一人就是中国的魔幻现实主义大师——世界重量级文学奖项获得者,那是我所尊敬的一个长者。这些,都使得此次出访带有某种魔幻色彩。

在《百年孤独》中,马尔克斯汇聚了不可思议的奇迹和最纯粹的现实生活,形成了一种光怪陆离的画面,以此表达历史,给人以无限魔幻的视觉感受和想象。忽然,我心有所感,此次哥伦比亚之行的拍摄,我能不能捕捉到先贤的灵光,感应到某种魔幻的力量,把它注入到我的影像之中?我想,这就是我此行追求的影像效果,对于哥伦比亚这样一个黄金、祖母绿之都以及充溢着神奇的印第安文明的国度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在整个拍摄中,我大量运用光影色彩的变化,甚至于一些幻影效果来展现物象,以此来形成某种韵律感。在一个金矿坑道里,我拍下了这样一张照片:一个巨型的十字架矗立着,四周是一片黑暗,两道光柱从十字架侧斜射下来,一侧,有三个鬼魅似的身影正在向深处走去……

这个魔幻般的影像,第一眼看上去有些瘆人,可是当你仔细去领悟它时,便不再感到恐怖和冰冷,你会从黝黑的石壁上触摸到一些柔软和温暖。它启示着人们:即便在最黑暗之处,你也能感受到庇佑之光照射着你的心灵。

当我拍摄一个戴着矿工帽的女人时,通过镜子,对她进行几何分割,在魔幻的感觉中造成形式之美。

我自觉已沉浸在某种梦幻状态之中,在这种状态的支配下,我拍下了一个行人走在巨幅广告前的画面,我尽可能使主体在景深控制下虚化和模糊,让色彩弥漫一切,在梦幻般的光影中,广告上的眼睛后的双眸,带给读者以无限的遐想……

菲尔哈林在《伦勃朗的创作道路》中曾这样评价伦勃朗:“他生活在他所幻想的一个至高无上的奇妙世界之中。这个世界才是他的真正环境。现实对他则变成了一个永恒的童话。”而此刻,我正是处于这种幻想的奇妙世界中,已陷于影像中的魔幻呈现而不能自拔了。我在几何的构图中呈现魔幻,我在色彩变幻中呈现魔幻,我还在光影的律动中呈现魔幻。

那日,在深夜朦胧的灯光下,我徘徊在街头。突然,在空旷的大街上,出现一个女人,一个可以称之为美人的女人。她穿着一件浅花素色的短衫,下面是紧身牛仔裤,牵着一条黑色的狗,穿街而行。此刻,夜色沉沉,光影摇曳……魔幻出现了。我屏住呼吸,真切地感受到一种“表层的律动,线条的律动”。我用镜头锁定她,用黄金分割法确定我的瞄准线,就在我要按动快门那个瞬间,我预感更为魔幻的事情将要发生——天啦,此刻,在镜头的一侧,一个黑点,那个简直如同幽灵般的人,以一种跳“桑巴舞”的姿态,闯入进来;而此刻,那个美人,也对他侧身顾盼,身段曲线尽显。“咔嚓”一声,只此一响,留驻下这幅可遇不可求的魔幻瞬间。

哥伦比亚,这个盛产瑰宝的国家,这个诞生魔幻主义大师的福地,让人流连忘返,情痴神迷。这里的人民,性格有如黄金般坚强、品格有如祖母绿般纯净。古老的印第安文明和现代文明的熏陶赋予他们魔幻般的色彩。这里到处有神奇的故事,到处都是摄影人的黄金和宝石富矿。哥伦比亚摄影之旅,是一次魔幻之旅,让人不胜神往。

哥伦比亚之旅结束前,我有幸听了我所尊敬长者的文学演讲。当现场有人问他,他的作品是否受马尔克斯的影响时,他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淡淡地回答说:“他从哥伦比亚的咖啡中也喝出了中国茶的味道。”彼时,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如梦的胜境,那里繁星缀空、蛙声清亮。我拍下了长者,用一种梦幻影像呈现出来,再一次记录下魔幻瞬间。我准备把这张照片送给长者,我想,他会喜欢的。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