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四面楚歌英国现在想起中国会不会有点晚了?

对于这件事的理解,我们不能仅停留在【搅屎棍耍赖是常规操作】这个层面,而要看到:

尤其是就英美关系,从对美全面博弈的角度,我们只有准确分析并善于利用对手阵营内部矛盾,才能捕捉一切战机为我所用,以达到有利于我、不利于敌的目的。

我们先说说这个问题的由来,然后来看涉事各方对英国这次动作的反应,就能知道其决心之大。

梅女士之所以下台,是因为此前连提三份脱欧方案全部被议会否决,连拿首相宝座出来相逼都没用,属于政治豪赌失败,只能黯然辞职。

因此,英国人认为北爱再怎么样自治或者闹分裂,也应该执行英国国内市场的法律法规,所以脱欧之后英欧之间的海关和边检线应该设在北爱和爱尔兰之间。

而欧盟呢,也没有立刻反对,毕竟英国政府这么说也在理,于是就让它自己去问北爱人民怎么选。

然后英国政府回到国内,话还没开口,就看见想留在欧盟单一市场的北爱人民已经磨刀霍霍在等它。

没错,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时北爱人民有55.78%要求留在欧盟,最后却还是被迫跟着脱欧,早就已经一肚子火了,现在一碰就炸,说什么也不愿再在经济问题上让步。

因为1998年的时候,被爱尔兰共和军搞出严重阴影的英国政府,跟爱尔兰政府在北爱首府贝尔法斯特签订了《贝尔法斯特协议》,约定北爱尔兰人不再发动恐袭,同时英国也把北爱事务的最终决定权还给北爱人民。

此后,英国政府在北爱尔兰就只有象征性的存在,唯一的依托,就是声势日渐减小的统一派政党。

2019年的夏秋之际,在磨刀声中面前,约翰逊政府痛苦地回忆起上世纪后半叶英国人在北爱炸弹下提心吊胆的日子,于是经过一番挣扎,还是做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含泪答应了北爱留在欧盟单一市场、执行欧盟法律法规,日后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不设边检,而把边检设在和英国本土之间。

2020年12月8日,双方就履行英国脱欧协议达成原则一致,英国承诺将撤销《内部市场法案》中的争议条款。

12月24日,双方赶在年底的脱欧过渡期结束的最后时刻,就包括贸易、商品、服务、捕捞权、交通、能源、司法等领域在内的一系列合作关系达成协议。

但是,这个分手是以英国政府大幅退让为代价的,急于结束脱欧肥皂剧、开启其所谓“全球英国(Global Britain)”时代的约翰逊,为北爱进一步分离英国埋下了祸根。

就因为这样的安排实在很麻烦,欧盟严格的边检让英国本岛商品和服务进入北爱尔兰十分复杂,极其影响经济流通效率,更严重的是,还经常搞得供应链说崩就崩。

举个例子,英国卡车司机要过爱尔兰海,必须填写80多项数据,光表格就将近十张纸,加上公职人员佛系的工作文化,在口岸堵个几天是家常便饭。

这种情况,让北爱地区的亲英力量越看越痛苦,天天对英国政府施压,说《北爱尔兰议定书》的存在有利于北爱内部脱离英国的势力、实际上削弱了北爱尔兰在英国的地位。

上个月,强烈坚持北爱尔兰脱离英国、回归爱尔兰的新芬党,在北爱尔兰议会选举中击败亲英的民主统一党,获得多数席位,首次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这个百年脱英战斗团体首次胜选,这就意味着北爱的脱英公投将以超出英国政府设想的速度被提上日程。

这下子,约翰逊就丝毫不敢再怠慢了,否则英国在自己任内完全解体将是分分钟的事情。

他不想像他曾祖父阿里·凯末尔·贝——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最后一任内政部长——一样,再亲手送走一个帝国。

因此,此次准备撕毁对欧协定,不是一个通关问题这么简单,而是其一系列挽救北爱局势的尝试的开始。

比如英国副首相、司法大臣兼官拉布就说,对英国来说修改《北爱尔兰议定书》已是迫在眉睫的任务,因为议定书问题正在危及北爱尔兰的稳定。

大家看,连法官都想着撕毁已经成为国际法的协议,可以看出这个问题有多紧迫。

2、加设绿色通道,如果这个商品以北爱尔兰为最终目的地,则走绿色通道,快速通关;

美国:美国和这事没有直接关系,但毕竟是英国最倚重的力量,上个月英国放风要毁约的时候,约翰逊第一时间就派了康纳·伯恩斯(不是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作为特使前往华盛顿争取。

美国人的反对显然没有起到震慑作用,因为上面说了,英国是真的不敢再在北爱问题上退让了。

欧盟:上面说了欧盟对英国六条新设想的基本态度,而其对这个事情的总体态度则是:免谈,再说就法院见。

为此,欧盟只给英国政府两个月时间,如果两个月内英国人不收回自己的话,或者没有拿出欧盟满意的答复,双方只能在欧洲法院对簿公堂了。

北爱尔兰:这是核心当事人,目前北爱的民族派(主张回归爱尔兰)政党如新芬党(SF)、社会民主工党(SDLP)等坚持英国政府应该保留和欧盟的约定,

偏中间的联盟党(APNI)和绿党也倾向于支持保留;而统一派(主张留在英国)政党如民主统一党(DUP)、阿尔斯特统一党(UUP)、传统工会之声(TUV)等则大体主张撕毁约定。

为了说服民族派政党,英国政府说如果这次协定能重新修改,就将劝说统一派参与由民族派主导的新一届北爱联合政府——

根据《贝尔法斯特协议》制定的权力分享规则,北爱联合政府设正副首席部长各一个,统一派和民族派必须各占一个,第一大党做正部长,第二大党做副部长,两者权力相等,而且必须同时在职或离职。

虽说这是一张牌,但确实不算是什么大牌,毕竟组不组政府对民族派来说优先级是低于脱英总体路线的。

爱尔兰:作为利益攸关方,爱尔兰政府的态度非常坚决,就是强烈要求维持现在的状态,反对重新修改。

苏格兰:本来这事和苏格兰没有直接关系,但苏格兰人一看英国政府要撕毁跟欧盟的协议,马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准备推翻一代人之内不搞独立公投的说法,放话要在明年马上再搞一次独立公投。

——可以看出,约翰逊敢于这个时候折腾北爱尔兰协定书,是下了相当大的决心的。

这个本质需求决定了美国政府,尤其是政府,不可能在北爱问题上照顾英国的感受。

这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1972年1月30的“血腥星期日”,那天北爱爆发反对英国政府任意拘押制度的,前往控场的英国伞兵团开枪射杀了13名无辜平民,其中7名是青少年。事后,英国官方还将罪名推给活动组织者,宣布军队的行为无罪。

》谈判期间,英国政府才重启事件调查,并于2010年6月15日公布最终调查结果。英国最高法院宣布当年在中被英军枪杀的民众并非此前宣称的“”,而是无辜受害者。时任首相卡梅伦代表英国政府向死难者致歉。

1972年3月24日,英国政府又进一步宣布直接管理北爱,终止北爱议会活动。

作为报复,北爱尔兰忠于英国的势力也开始行动,比如臭名昭著的尚基尔屠夫(Shankill Butchers)在1975-1982年期间,就在贝尔法斯特的香基尔路残酷折磨并杀害了信奉或疑似信奉天主教而非英国国教的23名无辜居民。

这种情况让美国的爱尔兰裔选民非常不满,因此老卡声明主要就是指责英国对北爱事务的漠不关心。

到了克林顿时期,苏联已经不复存在了,美国政府开始着手整顿内部,英国作为最核心的盟友,自然受到“重点照顾”。

于是,为了迫使英国政府放弃北爱——当然,也可以“善意地理解”为美国是为英国着想,希望英国能尽快甩下历史包袱——克林顿亲自上阵,向英国政府施压。

1994年,克林顿不顾英国政府反对,坚持授予新芬党主席格里·亚当斯48小时赴美签证,此举标志着美国政府转向全面介入政策。

此后,美国开始从经济上支持北爱分离势力,比如放宽对民族派筹款的限制、成立跨部门委员会以指导对北爱的投资等。

在这种情况下,内忧外患的英国政府已经失去了反制的可能,只能加速妥协,最后签了《

也因此,当他宣布推动修改《北爱尔兰协定书》这一刻起,必然做好了对抗美国压力的心理准备。

就是迫使英国政府放弃不切实际的对华政策冒险冲动、加速推进中英贸易协定的契机。

中英贸易协定是英国政府主动提出的,而且是早在2016年脱欧公投之后就提出,当时包括还是外交大臣的约翰逊在内的英国政府高层都明确表态欢迎。

因为英国政府脱欧之后的“全球英国”构想,核心支柱就是经济上必须摆脱对欧盟的巨大依赖性,而要做到这一点,最佳途径当然不是减少对欧贸易,而是主动寻求增长最快的其他区域,搭上增长的快车。

为此,英国政府制定了包括积极推进各类自贸协定、参与并推动WTO改革、完善多边贸易规则、构建国际服务贸易自由化环境、制定数字贸易规则等在内的一系列经济政策。

签了不到10个,包括日本、韩国、越南、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几个太平洋岛国(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萨摩亚)。

中英双边货物贸易额首次突破1100亿美元,中国成为英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货物进口来源国。

也就是说,如果英国能搞定中英自贸协定,相当于一举将这么多年来的经济全球化成果翻一番。

因为英国脱欧之后,中英关系还持续了一小段“黄金时代”,从那个时候起这个谈判就开始推进。

但是,约翰逊相继出任英国外交大臣和首相之后,英国政府痴迷于所谓意识形态联盟和价值观外交,对华损招、昏招频出,直接导致这个谈判从2018年中断至今,一年一度中英高级经济财金对话和中英经贸联委会也相继暂停。

这种情绪可以理解,毕竟约翰逊政府确实做了很多让我们不齿的事情,属于自作孽不可活。

一、就中英关系而言,可以迫使英国政府放弃部分不切实际的幻想,改正部分损人不利己的决策。

比如要求英国以后在涉港涉疆涉海问题上必须恪守本分、不得越线,还比如关于放宽中国企业参与英国5G基础设施建设的限制等。

举个例子,可以促使英国尽快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MES),这对后续我们和其他西方主要国家签自贸协定有很大的帮助。

欧盟作为一个行为主体现在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其议会就悍然“冻结”了好不容易谈成的中欧投资协定。这种情况要整体着手有难度,只能通过其内部主要国家来逐步改变目前氛围,中英自贸协定将切实提高这些国家的紧迫感,进而达到撬动欧盟的效果。

中英自贸协定谈判重启,将和美国在此次问题上拿英美自贸协定做威胁的姿态形成鲜明对比,有利于让英国人冷静下来,看看谁才是英国真正的威胁。

当然,中英贸易协定本身还有诸多双赢的地方,比如提高双方在全球的规则主导力和竞争力等,但今天主要讲的现在重启的好处,这些就不做展开。

至于这样会不会影响我们和北爱地区的关系,这个问题大家也不用担心,因为中国与北爱关系长期友好,这些年长期战略合作全面深入发展,各领域各层级交流也很密切。

另外,中英自贸协定本身也并不改变中国和北爱双方交往的领域和因素,甚至本身对促进北爱对华贸易也是有利的,因此不会产生负面的作用。

1952年4月3日,正值美国严厉推行对华“封锁禁运”之际,首届国际经济会议在莫斯科召开。

当时以让出世界老大位置的英国政府,不仅顶住美国压力批准英国代表团参会,还暗示代表团应主动找到中国代表团协商双边贸易业务。

于是会议首日,英国代表团就来找我们谈,提出用他们的纺织品、金属和化学品来换我们的煤炭、蛋制品、猪鬃、猪肠衣、黄豆和植物油等。

“参加这样的国际经济会议机会难得,不能放弃。在那里,同外国代表团交往的面要宽一些,争取打开我们同西方国家贸易往来的局面”。

就这样,中英双方顺利签订《中英贸易协议》,约定双方各实现价值1000万英镑的商品贸易,其中第一批售货合同价值350万英镑。

签订之前,英国代表团把最后的清单提交给英国政府,英国政府召开内阁会议,给出如下答复:

“英国早就准备与中国进行上述商品的贸易,必要的话,可以通过香港或上海的英国商人签订贸易协定。如果中国急需与英国贸易,英国政府也愿意通过官方渠道( 驻华临时代办) 与中国达成贸易协定”。

没错,英国已于1950年1月6日成为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大国,所以有驻华官方渠道。

这个贸易协议的签订,为大会投下一颗震撼弹,不仅社会主义国家十分兴奋,法国、西德、比利时、荷兰等资本主义阵营国家也十分激动,争相效仿英国的举动。

最终,在这次会议上中国拿到了总价值达2亿美元的巨额贸易协议,还与日本工商界代表签订了总价值达6000万英镑的贸易协议,狠狠打击了美国的嚣张气焰。

七十年过去,如今英国的声势和彼时已无法相提并论,而中国和英国的实力地位也已经天翻地覆,但这个事情我们一直记到了今天。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