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紧急状态!斯里兰卡怎么了

在美联储扣下本轮加息“板机“后,斯里兰卡成为了新兴市场中第一个应声而倒的牺牲者。

继5月成为今年首个债券违约的新兴市场国家外,7月9日,斯里兰卡爆发大规模,总统总理表示即将双双辞职,雪上加霜的是,7月13日斯里兰卡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当日,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亚雅.拉贾帕克萨已逃离至马尔代夫,此前表示也要辞职的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被任命为代理总统。总理下令在西部省实施宵禁,以遏制总统离境后日益增长的活动。

经济危机、民众抗议、总统下台……,曾经跻身南亚中高收入国家的斯里兰卡为何如今局势这么动荡,这个拥有2200万人口的岛国将何去何从?

见闻君曾报道,自2019年4月斯里兰卡爆发后,该国旅游业的收入就开始下降,疫情爆发后更是雪上加霜,而今年俄乌危机带来的能源价格暴涨以及美元美债收益率同步大涨,直接将斯里兰卡打趴下,成为第一个暴雷的新兴市场国家。

这段时间,斯里兰卡的燃料、食品和药品严重短缺,每天停电数小时,汽油和柴油需要排队购买,短缺导致了通胀飙升,并引发了社会动荡和政治动荡,针对政府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持续爆发。

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数据,在该国约2200万人口中,超过620万人面临食品短缺,约61%的家庭不得不减少食品消费。

7月9日,斯里兰卡大批者冲入了首都科伦坡的总统官邸,一 天后继续占领总统官邸, 要求总统辞职, 甚至纵火焚烧了总理官邸 ,对此,总统总理表示都将辞职,总统乘坐了一艘海军舰艇逃离斯里兰卡。

结果没过多久,当地时间7月13日,斯里兰卡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由于总统逃到马尔代夫,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被任命为代理总统,据《印度时报》、英国天空新闻等媒体报道,当天抗议者冲入该国总理府,致使警察一度使用催泪弹进行驱散,但未能阻止抗议者。

为了遏制活动,斯里兰卡总统(原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还在西部省实施宵禁。同时,还任命了一个由警察总监和国防部长组成的委员会,可独立作出决定,以缓和局势。他还呼吁民众遵守法律,避免出现过激暴力行为。

环球网报道称,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可以看到一些人爬上总理府围墙、进入总理办公室,有人在总理府围墙外欢呼,并挥舞着斯里兰卡国旗。

同在当日,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报道员拉文德·巴瓦消息,开往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火车已全部停运。

另据拉文德·巴瓦报道,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抗议者已经冲进当地电视台,当地两家电视台已经停止播出节目。

新华社报道显示,斯里兰卡6月通胀率达到创纪录的54.6%,食品通胀率更是高达80.1%,维克拉马辛哈7月初表示,未来几个月该国通胀率将达到60%,而5月该国可用外汇储备已降至不足5000万美元。

分析人士认为,斯里兰卡经济状况近年来不断恶化,是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内因方面,斯里兰卡曾遭受英国殖民统治,殖民经济的遗毒导致该国经济至今仍严重依赖茶叶和橡胶等少数几种农作物,单一的经济结构导致其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弱。

2021年,斯政府推动有机农业发展下令禁用化肥。尽管该禁令此后在民众的不满声中放松,但据专家测算,该禁令使斯水稻年产量减少约43%,橡胶、椰子和茶叶等经济作物出口减少40%。不少农民失去了收入来源,农作物减产导致食品价格飙升,大量民众生活陷入困境,低收入群体受到的冲击更大。

外因方面,斯里兰卡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外汇收入,其生产资料和生活必需品高度依赖进口。旅游业是斯外汇的主要来源之一(财通证券数据显示,该国旅游收入占据约占GDP的10%),新冠疫情暴发后,来斯旅游的国际游客人数出现断崖式下跌,尽管2021年整体形势有所好转,但也不及疫情前水平。

受疫情影响,斯里兰卡外汇的另一重要支柱——海外务工人员汇款也大幅减少。两者叠加,导致斯外汇收入大减。斯里兰卡财政部今年5月发布数据显示,该国可用外汇储备已降至不足5000万美元。

财通证券李美岑团队观点也类似,分析师认为,斯里兰卡经济结构以服务业为主导,其中旅游业约占GDP的10%,因此新冠疫情对其经济冲击较大。

此外,由于资源限制,斯里兰卡高度依赖石油、天然气等资源进口,俄乌冲突带来的资源价格飙涨推升了斯里兰卡的上游成本,导致外汇储备大幅下降。

财通证券下图数据显示,斯里兰卡的外债规模维持高位,而外汇储备却处于低位,同时其资本还跟随美联储“收水”而外流,最终斯里兰卡因为“资不抵债”而被迫宣布破产。

曾跻身南亚中高收入国家的斯里兰卡,如今成为一个高负债、通胀飙升和经济管理不善的动荡之地,这对许多其他负债累累的国家来说是一个警示。

在汇率贬值、通胀攀升的大背景下,新兴市场出现潜在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大大提升。

3月以来,土耳其、埃及、突尼斯等国通胀高企、汇率暴跌、债务违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4月也发声警告,大约60%的低收入国家目前正处于或可能出现债务危机。厄瓜多尔、乌拉圭等众多拉美国家的外债负债率均远超20%的国际安全线月份,老挝的通货膨胀率达到24%

此外,在美联储激进加息下,老挝货币贬值加速,老挝基普兑美元在过去一年中下跌了36%。国家油价大涨和本国货币暴跌,使这个拥有750万人口的东南亚国家正面临着燃料短缺加剧的痛苦和债务违约的风险。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机构的综合数据来看,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埃及、印尼、墨西哥等至少17国或都已陷入美元债务陷阱。

通胀6月份接近80%、外债规模约达GDP的54%,阿根廷今年通货膨胀率预计会超过70%。

如何补救?目前,世界各地的一些政府正争先恐后地通过推出新的补贴和推动社会支出计划来缓解食品和能源通胀的冲击,以避免在日常生活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出现动荡和饥饿。

应依汝、夏雨辰,编辑:王丽,来源:华尔街见闻,部分分析引自新华社报道,部分观点来自财通证券的研报《新兴市场债务风暴:谁是下一个斯里兰卡?》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